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探索与争鸣》专稿丨人工智能如何赋能特大城市疫情治理

2020-3-23 14:56:58

来源:东方网 作者:许勇 选稿:桑怡

  编者按:新冠肺炎疫情是对我国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的一次重要检验。针对疫情防治中呈现的一些新现象、新问题,社科理论界积极发声,贡献属于学人的智慧和力量。上海市社联《探索与争鸣》编辑部于今年1月28日在全国社科学术界,率先推出“国家治理现代化视野下的抗击新型肺炎”主题征文。并与东方网评论频道合作,从征文中选取部分文章组成专栏予以刊发,希望引发更多思考。

  2020年初,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以下简称“新型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并随着疫情的蔓延对全国形成了巨大影响,此次事件构成了一次重大疫情并导致公共危机,如何做好本次疫情治理是摆在全社会面前的重大问题。疫情治理不仅需要党和政府的大力投入,社会各个方面的全力支持也是必然要求。在治理的概念中本身蕴含了多元化参与的内涵,党委和政府、社会各组织单元、企事业单位等等都要以恰当的角色投入抗疫“战斗”中,打赢这场抗疫战也需要一次“人民战争”,发动人民、组织人民、宣传人民,并最终与人民一起战胜疫情。科技赋能疫情治理将大大增强疫情防控的力度和效度,让人类更加从容地面对恐慌、无助、痛苦,尤其人工智能在疫情治理中有怎样的理论优势和实践优势是值得研究的问题,让人工智能科学地赋能,最终实现疫情治理和经济发展的双目标。

  一、如何认识人工智能在特大城市疫情治理中的理论优势

  根据2014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调整城市规模划分标准的通知》,我国现在超大城市是指城区常住人口在1000万以上的城市,特大城市是指城区常住人口在500万至1000万的城市。通过分析国家统计局和各地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我国现有超大城市6座: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天津,现有特大城市11座,武汉也在其中(2018年市区常住人口共884万)。超大城市和特大城市(下文统称特大城市)是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要成就,聚集了优质的教育、科研、医疗资源,产生了大量优秀的企业,是经济活动和科技活动的生力军,是社会文明的重要标尺,是我国参与国际竞争的主力军。但伴随着城市的产生,城市的风险就一直存在。公共危机产生的土壤很难彻底消除,根据乌尔里希·贝克的风险社会理论,现代社会是风险社会,且风险已呈现出全球化趋势,且大部分是不可见的,“处置风险要求人们具备全局观和协作精神,这种协作越过了一切精心设置和维护的边界。”特大城市因人口聚集、空间紧张、资源有限,在面临食品安全、突发疫情、交通事故、环境污染等公共危机时应对有其应对难点,而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对特大城市疫情治理提出了众多挑战,疫情的突发性、不可预见性、快速传播性等都是治理难点。

  从抗击疫情的实践来看,人类固有的优点和弱点在抗击疫情时都会充分暴露,社会主义社会中所具有的富有人性关怀、组织协调能力强、团结互助、科技高速发展、医疗条件日益精进等优点,都有利于化解疫情和减少疫病带来的痛苦。但人类作为病毒侵蚀的主体,容易被感染的固有弱点也是明显的。而人工智能以及由人工智能产生的人工智能体在公共危机治理尤其抗击疫情中有独特的理论优势,分别是:(1)系统集成性,体现在人工智能的各学科的系统集成性和各种计算机系统的系统集成性;(2)快速响应性,人工智能是计算机技术发展的产物,因而其天然具有计算机的高速运行的特点;(3)拟人性,人类一开始就为人工智能设计了拟人功能,让技术模仿人脑的功能,通过模拟人脑的逻辑或实现人脑的操作行为,如人脸识别、自然语言处理、人机交互、自动机器学习等功能都是根据人脑的逻辑或人的行为特征来进行设计和发展;(4)预测能力强,凭借高速的运算,借助科学的计算模型,对以往数据和现有数据进行分析后,可以对事件的发生、发展进行一定的预测;(5)可复制性,组成人工智能体的软硬件在经济条件允许、资源保障足够的条件下,具备快速复制的可能性,从而可以产生大量具备同等能力、同等功能的人工智能体为人类服务。

  二、分阶段利用人工智能,在实践中提升治理能力

  分析本次疫情的发展,可分为四个阶段:隐患期、暴露期、爆发期、恢复期,人工智能在不同阶段人都可以辅助疫情治理,其实践逻辑如下:

  (1)隐患期:化解小隐患,减少疫情发生。在隐患期的工作重点是防患于未然。此时,减少传染源、切断疫情传播途径、提高公众防疫意识都是有效的预防手段。首先,可利用人工智能的预测性,通过既有发病情况的分析,预测疫情出现的可能性。通过监测可能携带病毒或细菌的动物交易的流向,找到可能的隐患点,定期进行消毒处理,可以减少疫情发生的可能性。其次,通过建立智能防疫推送系统,加强防疫知识的宣传和推送,居安思危是提升人群防疫能力的手段之一,可以针对不同人群的工作特点和暴露类型,个性化的推送防疫常识,提升人员主动防疫的意识。最后,利用智能机器人生产和储备防疫物资,研发相关的防疫专用人工智能体,有备无患。

  (2)暴露期:打好阻止疫情传播的阻击战。人工智能具有快速响应性的特点,可在人员流动的大数据分析之下,快速对疫情可能的扩散规律做出研判,利用大数据分析和辅助决策,管理者可以减少经验决策产生的失误,让大数据支撑的人工智能辅助决策成为一种决策习惯,最大化减少决策失误的危害。例如:2020年1月23日,浙江省利用充分运用“大数据+网格化”手段分析,在全国最早启动了重大公共突发卫生事件一级响应。尽快找到有效治疗药物和治疗手段也非常关键,人工智能在医药的研发和医学影像领域有重要应用,人工智能可基于靶点和表型进行药物开发。利用人工智能的CT影像识别开展病灶和病例判定,可以有效提升医生的工作效率,减轻工作量。

  (3)爆发期:阻止疫情进一步扩散和蔓延,加强病患医治。在爆发期,人手紧张和物资不足的矛盾比较突出,政府可通过人工智能系统集成的特点,快速掌握各种物资等的生产情况和消费需求,调度生产和物资转运,系统集成各个方面的信息,强化人员、物资、交通、资金等调度,确保有充足的力量来支援疫情严重的地区。人工智能的可复制性和拟人性在此阶段也可发挥作用,可协助医护人员提供多种医疗服务,比如线上问诊、医学影像识别等。家政类的智能机器人可以提供家政服务,帮助无法外出的居民领取快递、购买生活必需品等,给行动不便的人员提供扫地、做饭等家政服务。在线办公的广泛应用,可以大大降低疫情带来的停工问题,通过在线办公和在线教学,最大程度让人们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

  (4)恢复期:迅速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疫情如战争一样结束后除了欢欣鼓舞的胜利总是会留下一些“伤疤”,有些家里会有人员的病逝,有些家庭和企业经济遭受了大的损失,如何尽快弥补这些创伤是摆在社会各界的一个问题,尽快从疫情的阴霾中走出,是战胜疫情后重要的工作。人工智能在此期间可提供人工智能的心理热线,提供相关的心理帮助服务。可利用人工智能建立疫情仿真模型,根据疫情的真实数据进行过程分析,利用大数据、云计算,建立最为接近的疫情过程分析可视化模型。疫情对各方面的生产生活都形成了一定的冲击,加快人工智能的研发和应用,更大规模布局智慧城市、智慧社区,提升生产效率和管理效能,支持企业尽快走出困难。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加强全国疾控体系建设,通过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的投入,提升疾控体系的快速反应能力和预判能力,让大数据成为疾控系统的分析利器,提升把疫情消灭在萌芽状态的能力。

  三、加强对人工智能的规制,要赋能,不要负能

  通过对人工智能提升公共危机治理的理论优势和实践逻辑的分析,可以发现人工智能是非常有效的治理手段。但人作为根本的因素,肯定会在战胜疫情中起决定性作用。要加强人工智能规制,注意以下方面:大量的使用人工智能技术要避免在无意识中训练出强人工智能体;要提升人工智能的鲁棒性,要减少人工智能存在盲点和偏见,要避免出现人工智能路径依赖;提升管理者驾驭人工智能的协同能力;要提升市民对人工智能的接受度;运用人工智能也需要加强人性关怀。

  当然,人类也是大自然的一份子,其中的各种生物都或多或少的与人类发生关系,疫情会伴随着历史发展不断发生,因此一定要敬畏自然。人工智能作为人类大脑的异化,让人类具备了更强的思考能力、逻辑能力、生存和生活能力,也将大大提升特大城市疫情治理的能力,但切不可得意忘形,要遵从自然规律,敬畏自然,让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成为社会共识。

  (作者系上海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上海交通大学讲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