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解剖一个"瞎折腾"的标本
2009年1月6日 09:11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小石潭  

  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大会的讲话中,用“不折腾”表达对今后工作的决心与期望,这句北方方言令不少中国人感到迷糊,更难倒了国外媒体界的双语精英(《联合早报》语)。其实,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对“折腾”的说法可能感到陌生,但这样的行为却没少在身边发生。这里,笔者顺手拈一社会新闻作“标本”进行解剖,试对“折腾”作简单阐释——

  从河南来新疆打工的刘秀坤最近遇到一件堵心事:读初二的女儿因为成绩优秀,可以获得200元的贫困学生助学金,使一家人开心不已。上周刘秀坤按照学校要求,拿着女儿的助学金登记表去社区盖章时,要求给社区交172块钱的房屋租赁管理费和房屋租赁管理税。“那还剩个啥啊?!”刘秀坤感到不解。(1月5日搜狐网)

  对于刘秀坤的堵心,我有几处感到闹心:

  首先,刘秀坤女儿因为成绩优秀,可以获得200元贫困助学金。也就是说倘若成绩不好,即使贫困也无缘获得资助。这不是人为制造好的愈好、差的愈差“马太效应”么?有道是“角落里的孩子更饿”,贫困后进生遭遇的是双重“贫困”,若不关爱很有可能辍学或流失,而优等生则常因学优令其家长倾力供学。放着最需要关爱的不管,却对可置其次的援手,这种把贫困助学金弄成贫困奖学金,是学校急功近利、对社会不负责的“折腾”!

  其次,刘秀坤按照学校要求,拿着女儿的助学金登记表去社区盖章。这令读者感到不解:你学校贫困助学,要社区盖啥章,就为了“鉴定”贫困?外来工刘秀坤租个房子可到社区盖章,倘若一个插班生栖身窝棚到哪证明贫困?学生贫困不贫困,学校、老师在孩子平常的衣、物、言、行及家访中就该掌握,哪用得着去掌握不比自己更多的社区。学校助学要社区盖章,这种学校“有病”家长“吃药”,是教育官僚化、程式化、僵尸化的“折腾”!

  再则,刘秀坤为女儿助学盖章,要求给社区交172元房屋租赁管理费和房屋租赁管理税。曾经忍笑不住的“盖不起章”,竟在现实中如此上演,实在让人瞠目结舌。贫困助学盖章是一回事,部门收费征税是另一回事,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为何“撞车顶牛”?再说了,房屋租赁管理费和房屋租赁管理税应房东缴纳,你以盖章要挟房客算啥事?收到费税就以其他事项“卡脖子”,找不到房东拿房客,这种“捆不住鸭蛋捆螃蟹”,是滥用职权、不讲道理的“折腾”!

  最后,乌鲁木齐2006年起开始收缴房屋租赁管理费和房屋租赁管理税,可由于不少房东有意规避费、税的交纳,使社区在收取该费用时困难重重。简直是胡扯淡,社区是什么机构,它如何有收费、征税的权力?地方房产管理局、地税局分别是这两种费税的征收者,却以比例分成、下达任务等方式把自己的工作交给没有权力、义务和能力的社区去做,使得社区“只好将费用的收取''转嫁''到日常工作中”,这种己事他为、职能错位,是尸位素餐、破坏和谐的“折腾”!

  折腾,折腾,折损别人利益,腾占自己好处——商人无利不起早,部门无利不折腾,仅仅领取贫困助学金这丁点小事,竟牵扯上教育、社区、房管局、地税局等一批部门不察下情、不恤民力、不作为、乱作为的“瞎折腾”,不在这些作风问题上着力,经济充裕、社会和谐的目标何年何月才能实现?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