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也该给铁道部做个"亲子鉴定"
2008年10月8日 09:25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小石潭  

  “接收职工子女,要看亲子鉴定。”郑州铁路局桥工段劳动人事科一纸通知,让30多名职工郁闷了半个月。从9月23日接到通知,到10月6日不痛快地交了钱,等着今天跟单位去做鉴定,职工们一直很不理解单位的做法。单位也作了解释,年年有人造假乱安插非直系亲属,出此下策也是被逼的。(9月7日《东方今报》)

  血缘关系有疑问,只能去做亲子鉴定,对于郑州铁路局的“下策”,我充分表示理解之余,恳请相关部门顺便帮帮忙,给铁道部也做个“亲子鉴定”,看它还是不是国家的“家户”,查它还是不是人民的“子女”。

  对于“接班”、“顶替”,“80后”几乎没听说过,就连我这“70后”也认为它已是进博物馆的历史词语。谁想,竟仍然在铁路部门存在,而且演绎得不亦乐乎,实在太挑战公众的想象力了。“接班”、“顶替”是建国初期的用人(工)制度,即弟接兄班、子顶父岗,这是当代人无法理解、经实际检验不可、被坚决淘汰的“问题制度”,存续的时间很短很短,本以为绝迹已久,谁想在铁路部门里仍然存在“孤本”、“独例”,对这“终于看到了活的”的发现,笔者不但没有任何欣喜,反倒备感悲哀与愤慨。

  “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我们的铁道部正是这样。今年已是改革开放30周年,包括用人制度在内的政治体制改革已经进行了一轮又一轮,莫说普通职工不能让子弟“接班”、“顶替”,就是中央首长也没有这样的特权;莫说文化水平不高的人无法获得父兄荫护就业,就是大学生、研究生也存在就业难问题。公平、竞争、择优早已成为深得人心的从业显规则,而铁道部仍然操持没落的“接班”、“顶替”制度,成为改革开放的“盲区”、“死角”,这还像是国家的部件吗?体系庞大、把持运脉的铁道部门,只顾利益自肥,不问公平效率,这还是人民的交通吗?

  要求给铁道部做“亲子鉴定”,不独因为它不正常地操持显失公平的“接班”、“顶替”制度,还有其他一些与时势不着调的原因:沈阳刘先生的母亲庞老太在横穿沈山南线铁路时,被火车当场撞死,铁路警方依据国务院1979年文件赔偿20世纪90年代就禁止流通的粮票,并对事故死亡者赔偿80到150元,一本正经地上演了“关公战秦琼”现代剧;铁路在几次大提速过程中,强制取消了低价列车,全部改成价格较高的列车,全然不顾百姓收入不平衡、整体偏低的国情……

  对铁道部所作所为进行望闻问切,感觉它有太多的落伍于时代、有悖于国情、愧对于人民,发觉它对利己的坚决操守、对不利己的坚持抵制,与“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严重不符,一点也没有“(铁)老大”的特征,故而对其血缘关系产生怀疑,进而提出“亲子鉴定”的要求:不是“亲子”,撤并它、改造它,使之成为合法经营的运营户;是“长子”,批评它、改革它,使之回到国家动脉、人民交通的属性上来,痛改与民争利的“前非”,造福于国家和人民。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