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从财富报告看贫富差距
2007年10月19日 09:43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郭立场  

  美林和凯捷顾问公司17日发布的2007年《亚太区财富报告》显示,去年我国共有49.8万位富裕人士,较2005年增加9.21%。美林全球财富管理大中华区市场总监刘昌欣指出,中国的经济在去年展现了强劲的增长力度,出口持续飙升,国内消费水平提高,再加上股市获利,房地产价格也是节节高升,因此富裕人士人数和财富持续增加。(10月18日《上海证券报》)

  随着经济高速增长,中国富裕人群越来越受到各方面的关注。富裕人群的形成和不断扩大是国家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重要表现,不仅引导着未来生活方式演进和提升的方向,也为许多行业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动力,无疑是值得肯定的好事情。然而,分析富裕人士人数和财富持续增加的原因,我们发现,除了国内经济的强劲增长,还得益于国内消费水平提高,以及股市获利,房地产价格高升。这种性质的财富积累,无疑导致了贫富悬殊。

  美国历史学家斯塔夫利阿诺斯通过对历史和当代的分析发现,人类社会发展越来越不公平。贫富差距问题正在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突出问题,危及人类生存。在这些不平等中,收入差距扩大问题尤为突出。无论是基于什么原因,现实的情况是,我们的社会,已经出现少数人很富,而多数人相对贫困的局面。所谓看病难、住房难、上学难等,实质是部分人无钱看病,无钱买(租)房,无钱供子女上学。如果当前不正视这一社会现象,不及时地予以统筹解决,而仅仅乐道于富裕群体与财富的持续增加,很可能发展到贫富对立,这将是影响和谐社会和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

  我们要构建的和谐社会,是一个包含差别的社会,其中包括收入多少的差别。因此,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绝不是反对“一部人先富起来”,也不是反对“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更不是要“打富济贫,抽肥补瘦”,而是要解决不正当的贫富矛盾,缩小这种掠夺性质的贫富差距。分配制度变革是产生贫富差距的基础,市场主持的初次分配注重效率。与世界各国一样,我国的初次分配也导致了收入不平等。再分配通常由政府主宰,按照公平原则通过财政和税收政策,对国民财富进行再次分配,将财富向低收入阶层倾斜,如建立个人所得税制、社会保障制度和最低工资规定等。但是,我国实施的再分配有个突出的特征,就是“锦上添花”。也就是说,受到市场优待的人进一步受到政府优待,从政府再分配中受益最大的群体恰恰是高收入群体。因此,我国的再分配调节远远没有到位。富裕人士人数和财富持续增加的背后,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贫富差距拉大的某种体现。

  既然贫富差距是我国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绕不过去的一道坎,那么我们就要在坚持市场化改革取向、保证经济运行效率的同时,采取系统化的治理方案进行多维调节。为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逐步缩小贫富差距,必须深化改革,消除体制性障碍。正在举行的中共十七大首次提出,在初次收入分配中也要实现公平与效率的统一。党内外专家指出,中共这一理念变革,意在遏制近年收入分配状况恶化、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的趋势。改革的立足点是努力完善相应的分配与再分配制度,使得社会财富的分配,不仅有法可依,而且充分体现公平合理的和谐原则。我们所追求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公平,是竞争机会的公平,是效率基础上的公平,而绝不是竞争结果的平等。只有将“分配不公”的问题解决好了,将初次分配的秩序规范化了,再分配层面的各种调节手段才能乘势而上,“差距过大”的状况也才有可能切实得以缓解。

  如果上述这些改革难度较大,无法一步到位,那当前最重要的就是要尽快完善社会主义保障制度的改革。建立和完善社会保障制度,是为解决住房问题,医疗问题,上学问题,养老问题,以及失业问题等,提供最必须的保障。这些由社会提供的最低保障,是人民特别是贫困群体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是最终深化上述各种改革的前提条件,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当务之急。需要强调的是,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起点,有利于改变贫富“代际转移”的状况。发达国家通过给低收入者提供取得高收入所需的相应受教育的机会,是缩小贫富差距的主要手段,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和借鉴。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